【鬼彻同人/鬼白】毛茸物痴汉

* 配对:鬼灯*白泽

* 有点相关的前作:迟到千年↓
http://roushu102.lofter.com/post/31f1c3_18ab9c7

 







  『既然鬼灯大人喜欢动物,要不要在快被打的时后变成兽型?』



  「…虽然桃太郎君这样建议了,但总觉得很像在示弱啊。」

  「啊是吗?」小白歪歪头,接着愉快的搞错重点,「可是鬼灯大人的摸摸头很舒服喔!」

  「…是喔、那真是太好了。」
  白泽毫无音调起伏的说完,跟着又笑瞇眼,「我的摸摸头也很舒服喔,小白要试试看吗?」

  「咦?」



  这里是极乐满月,白泽正在准备药膳粥。
  小白对那种汤汤水水不感兴趣,他在等桃太郎回来,等会是桃太郎脱离啃老族不知道几年的纪念日,碰巧白泽从现世带了一些好肉,等人到齐就可以开始BBQ。

  现在、小白因为白泽没话找话的提议陷入沉思,因为这个人气味实在好重,药草跟女人什么的,但牠也吃过白泽给的肉…


  「请不要玷污我们的狱卒。」
  跟着鬼灯开场白一起驾到的还有他手上的食物,现在毫无悬念的甩上白泽的脸。

  白泽怒吼,「你这恶鬼!烤肉器具在外面,快滚出去!」


  桃太郎闻言赶忙冲到两鬼神间,「这、这种体力活我来就行!两位先入座…」等等、让他们两个闲置一块还得了,「不对!白泽大人请继续熬粥!鬼灯大人先到外面…」


  「这个、借我个地方放,」鬼灯举着狼牙棒,「比如说你的脸。」

  「怎么你举得手酸啊?拜托人的口气好点行吗?」


  不,白泽大人我想那完全是挑衅而已。
  桃太郎没有说出口只是陪笑。

  好是好在出门前已将材料都处理过,生完火就可以开始了,但在这段期间房子搞不好已经被拆了。

  …所以说他根本不想搞什么庆祝会嘛…


  遭冷落良久的小白兴冲冲的绕到鬼灯旁,「鬼灯大人,你很喜欢动物吗?」


  桃太郎原本假笑盈盈的脸猛一抽,抬手想制止白狗发言,哪知小白又说,「桃太郎,你说过白泽大人的毛很软对不对?」


  「咦?」惊觉一屋子七只眼睛瞪着自己,「啊、是的,虽然有点烤焦,但是真的很舒适…」


  「什么~我怎么可能在这里兽化!」白泽大叫。

  「本来就是禽兽。」

  鬼神对视两秒,气氛紧绷,桃太郎虎躯一震,在他们大动干戈前抢空档发言,「就您跟阎魔大王喝醉酒,最后被哥吉拉喷杀那次…我跟鬼灯大人费了好大劲才把你们带出来。」


  「喔、那次呀。」

  鬼灯咂舌,「…阎魔那个白痴。」

  「那鬼灯大人、我跟白泽大人哪个比较好摸呢?」


  谈话中止。
  屋内唯二动态是药膳锅的蒸气和小白尾巴摇啊摇啊摇──



  「…哈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这个话题,但到此为止吧。」
  拜托到此为止吧,小白。
  桃太郎快哭了。


  「欸为什么?我刚刚还在跟白泽大人讨论这个的呀──」

  「小白你误会了,虽然角色正确但关系错了,」白泽不太在意的笑了笑,拍拍狗,「饿了吧?我先帮你作一碗荤的药粥好了。」

  「说的也是,那时我怎么没想到这件事呢。」鬼灯拄着下巴思考。


  因为那时你只想着怎么把人再丢回去给恐龙践踏啊!
  桃太郎翻着白眼在心里答腔。


  「想起来了,我那时只好奇恐龙吃不吃神兽的肉。」
  鬼灯恍然后往白泽逼近,「既然还有时间,就来鉴定下吧。」


  白泽感知到危机慢慢退后,「做什么?这种比赛一点意义都没有,我才不要。」

  「蠢猪,知道的事就不要再问,别逼我动手。」

  「你这毛茸茸痴汉,不要过来!」白泽抵到身后药柜,立刻想往旁走脱,偏偏鬼灯早一步以狼牙棒挡道。

  他斜睨一眼,「这些药材不便宜吧?」


  白泽脸上表情相当精彩,努力向桃太郎使眼色,但后者摆摆手表示:两边不得罪──应该说更不敢得罪那位辅佐官。


  「…恶鬼。」

  「过奖。」


  桃太郎只见自家上司叹口气,抬手把辅佐官的凶器推远,跟着缩了下身子,眨眼功夫白色神兽已现身。匡当一声,桃太郎循声看去,狼牙棒在地上横滚,是白泽用尾巴再将那它扫远,同时反守为攻趴伏在鬼灯身上。


  「看呆啦小鬼,看到我真身算你…」
  白泽突然噤声,不只他,桃太郎也感到压力,来源毫无疑问的是辅佐官大人…他散发的气焰让人突然爱惜起生命,连小白也不摇尾巴了。

  白泽只有在鬼灯手碰到他时明显瑟缩一下。
  明明是只有喝醉时才乖乖让人碰的神兽,现在很认份的接受抚摸。

  不只如此,鬼灯的表情、虽然是维持一贯冷冽,但是…那究竟是…


  「啊、跟在镜子里看到的一样。」
  小白闲闲的说,同时又开始摇尾巴,很快乐的样子。
  「鬼灯大人~白泽大人的触感怎么样?」


  桃太郎铁青着脸看小白,难道你刚刚不摇尾巴只是因为屁股酸吗?


  「啊啊、说实话还不错…桃太郎君,」鬼灯虽然这么说,但圈着神兽的手已爆出青筋,「有没有刮刀?」

  「…刮刀!?」

  「我要给这家伙剃毛,这么毛蓬蓬的…」鬼灯双眼死死瞪着神兽,
  「好像会想起什么讨厌的事。」


  神兽愣了几秒后扯嗓,「混蛋!才不是什么讨厌的事!!」


  在场两个不知情人士是如此解读的:啊啊、原来是这样喔,看来也不是所有毛绒绒的动物都行呢。


  无视自家长官的叫嚷(也爱莫能助),桃太郎大胆猜测鬼神大人并非真的想跟自己借刀,于是决定回避,反正等下这边不管发生什么,收拾或收尸都是之后的事,便带着小白到外边来了。



  「…真好呢,我也想被鬼灯大人抱抱。」小白叹息。

  桃太郎只能干笑,扔了两块肉到炉子上。

  「咦?我们先吃可以吗?」

  「没关系,他们应该不吃了,」
  桃太郎眼神空洞的说,「不要问我为什么,吃吧。」


  「桃太郎,白泽大人还在生气大叫耶,真的没关系吗?」

  是啊、也是难得见到白泽动怒,不过…
  「啊啊、没关系,吃吧吃吧。」


  桃太郎不想追究,至于为什么白泽要这么生气,只有鬼知道。



END

 


 
评论(2)
热度(12)
© 魯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