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驾/25】你喔

 

配对25 + 些微34

 

年龄差都是1,4&5双胞胎设定

 

# 以下正文

 

  五月的天有点阴,一整天阳光不太露脸。

  难得下课后没事的四郎和五郎说好一起回家。

 

  不想人挤人,他们拐往侧门,但也可能就是人少,风有些刮脸。

  他们拉拉领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今天三年级要排演毕业典礼吧,那三郎回家吃饭吗?」

 

  「那个笨蛋又被留下来补考啦。」

 

  「为什么?上次不是才考国文吗?」

 

  「这次是数学,谁叫他一直玩游戏不复习。」

 

  那是因为你也在玩吧?五郎想到考前水深火热中还时不时听到客厅传来的笑闹声。明明都是只靠上课听,回家草草读的人,偏偏四郎能够低空飞过,三郎总是中箭落马。

 

  「是笨蛋就要认份。」

 

  五郎微笑着把眼神放远,不巧看见建筑物后面有两个人影。

 

  「…约下课时间告白不是该选顶楼吗?」四郎蛮不在乎的说,却久久没听到五郎响应,「喂喂、他们一定听到脚步声了,整个静下来就太明显啦…」

 

  但五郎盯着那两人不作声。

  突然间、女孩扯住男孩领口送上自己,后者起先往后退但又无法完全避开。他们贴合了仅仅一秒,最终还是男孩将女孩推离自己。

 

  与此同时,五郎拔腿跑走,而四郎终于看出男孩那斜得夸张的肩膀和自家二哥太过相似。

 

 

  舞驾家的双胞胎很习惯自己生活,但五郎的气场有时还是让四郎无法招架。晚饭后他相当难得主动收了碗筷,也只换来对方一句谢啦跟房间关门声。

 

  现在是怎样?今天是周末,大哥也要回来,这个气氛太糟糕了。

  四郎叹口气擦擦手,在门前深呼吸后将之打开。

 

  蜷在上铺的人不作声,不过四郎知道弟弟没睡。他心里有事的时候才不能睡。

  四郎轻手轻脚攀到五郎床边盯着人看。

 

  「…干嘛?你先用浴室啊。」

 

  「我要给你展示我新买的手机。」

 

  棉被里噗哧一声,「玩游戏再久都不会过热是吗?」

 

  「那也是啦、重点是,它拍照真的很厉害喔~你看~看一下啦~」

 

  五郎勉为其难滑了滑,「嗯?」手指越动越快,「你为什么都拍我啊?」

 

  「因为很有趣嘛~」四郎趴在床沿侧头笑,「你看你盯着二郎的眼神,好像要把他给吃掉了…或着说、想把自己送给他吃?」

  

  「…听不懂你讲什么。」又窝回棉被里。

  

  「嘛、不过是看到一个女方比较主动的告白,弟弟脸色太难看可是不行的喔~」四郎拿了手机也回自己的下铺,「吃醋了吗?世界第一的二郎大迷弟?」

 

  「什么啊!你还不是一样!」五郎狠狠拍了下床板以示暴怒,「三郎生病时,是谁半夜把冷水拧在他脸上的?他也不过是跟送笔记来的学姐多聊几句。你醋劲才叫大吧?」

 

  「我那才不是吃醋,是意外!再说这明明是那个动来动去的人的错啊!他一直扭我怎么把毛巾放到他头上啊!」

 

  突然门开了。

  三郎探进头,看着双胞胎弟弟们舒服得躺在床上唇枪舌战,有点摸不清楚状况,「那个、我好像有听到我的名字?」

 

  「没你的事。」

  四郎咬牙切齿回答,伴随五郎的爽朗笑声。

 

  「噢那、我要煮麻婆豆腐,你们要吃吗?」

 

  「不要这么晚还弄那么麻烦的东西!」

 

  「可是我肚子饿,」三郎满腹委屈,「我明明说要回来吃饭的…」

 

  「你有需要吗?今天二年级女生家政课的饼干几乎都你独吞了,你还要吃晚餐吗?」

 

  「…我没有,我…」

 

  五郎径自翻身下床,「三郎,煮面好吗?」

 

  「嗯、五郎弄的面最好吃了~我也来帮忙!」

 

  「不用喔,陪陪哥哥吧,他一寂寞就会生气喔。」

 

  「给我闭嘴!!」

 

 

  把面端到房间后,五郎跑到客厅无聊的转着电视,最后选了一个最吵的当背景音乐。

  没办法,他一静下来就开始想东想西。

 

  早先看到的画面不断在脑海回放,也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真的是太黏哥哥吗?

 

  他们家的情况比较复杂。

  母亲早逝,父亲因工作长年不在,兄弟间是一个牵一个互相照顾长大的。当中他就是最亲二郎。总觉得二郎什么都会,而且很温柔,不管自己如何缠人,不管他明天还有什么事要处理,只要自己想,二郎都会陪着聊天到深夜,到想睡觉了,手还会记得拍着自己的背。

 

  可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吧?

  我的哥哥要变成她的男朋友了。

 

  …真不甘心。

 

  五郎关了电视,突然的寂静似乎很适合现在悲怆的心境。

  他想去躺二郎的床,其实到上国中前他都是睡这里的,只是耐不住

被四郎笑才换到自己的上铺。

 

  铺上枕头,熟悉的味道充斥鼻尖,却让五郎感到心酸。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啪擦。啪擦。

  灯开了又关。

 

  「抱歉抱歉,吵醒你了?」

 

  又是他温柔的二哥。

  五郎抹抹脸,确认自己哭得不算惨,清清嗓子,「还没睡啦。」

 

  「怎么不回房间?」二郎把制服挂好,也坐到床边,「现在我们要挤这张床有点小喔。」

 

  「…又没关系。」

 

  「不行啦、我还要弄学校的东西,会吵到你,」二郎挨近身,「来、我抱你回去。」

 

  你要抱的话,那好吧。

  五郎张开手让二郎圈起背,另一手侧过膝窝,将要被抬起时,又突然开始顽强抵抗,于是两人双双摔回床上。

 

  「我不要公主抱!会被四郎笑!」

 

  二郎大笑出声,「那要什么抱?熊抱?来啊~」

 

  「熊抱我要起来助跑啊…」

 

  「啊不行、哪还能让你选?是我抱你,我决定公主抱就是公主抱!快靠上我的肩吧我的公主~」

 

  「谁是公主啊,还有肩膀那么斜我靠得脖子都酸了!」

 

  两人笑闹成一团。

  诚如二郎所说,这床挤两个人是真的动弹不得,根本没有缝隙,两个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察觉到这点的五郎往墙壁缩了缩,怕心脏跳得更加猛烈,偏偏那个白目不死心追过来,鼻息喷在脸上,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压低音量说话,那低沉嗓音听在耳里好痒好痒…

 

  「好吧、如果你不回去,那就…」

 

  啾。

  亲吻落在额上。

 

  「Night-night, my dear.」

 

  二郎微笑说着。

  如此温馨亲密,五郎却咬着下唇,扯住要离开的二郎的袖口,把他拉往自己。

 

  叩。

  这次是牙齿碰撞的声音。

 

  「好、痛!」二郎摀着嘴,「你干什么啦?」

  但五郎已经离开房间了。

 

 

  接下来换二郎忧郁了。

  虽然他还是维持毕业前的忙录,跟家人们基本只有早餐见一次面,但在这么短暂的接触里,还是感到怪怪的。

 

  五郎好像在躲自己。

  是那天闹得太过了吗?

 

  但晚安吻是他们间的小仪式呀!是某次五郎失眠时从一部老电影看来的。虽然上国中后就比较少了,但他昨天那个撒娇的模样实在让人忍不住嘛,好像又变回那个整天只会跟着自己的小天使时期…

 

  果然是孩子大了不能再亲亲抱抱了吗…啊、怎么眼睛湿湿的?

 

  再说、以往闹脾气不是没有过,但情况也没有这么夸张。

  连每月固定的家族聚餐(本月老爸依旧缺席)五郎都不愿坐在自己旁边,互动更不用说了。明显到一向天然的三郎也察觉不对,私下跑来问是怎么了?

 

  「我也想知道啊啊啊啊啊!!」

 

  二郎抱头崩溃,打扰了一边保养钓具的舞驾大哥。

 

  「吵死了。」

 

  「一郎,怎么办啊?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二郎哭丧着脸,「五郎以前明明最黏我的,最近看到我跟看到鬼一样啊!」

 

  「去问他啊。」

 

  「可是怎么问?直接问他会愿意讲吗?」

 

  「不问就一定不会讲。」

 

  「…说的也是!」二郎茅塞顿开,向大哥鞠躬后便往双胞胎房间跑去。殊不知这听起来颇富哲理的建议,纯粹只是他老人家觉得吵。

 

  于是客厅回归安静,一郎继续工作,三四郎在餐厅准备晚餐(这是轮流的,只有二郎被排除在外)但这种和平只维持了两分钟,突然间,五郎摔开房门,从二楼下来说一句晚餐不吃了,便直接出门。

 

  大家还在目瞪口呆,跟着后面出来的是垂头丧气的二郎。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三郎急忙问,手上还捧着没有切块的嫩豆腐。

 

  「我只是…跟他道歉,然后说我以后不会再亲他了。」

 

  「…」一郎。

 

  「啧。」四郎。

 

  「为什么不亲了!?」总是搞错重点这次又好像对了的三郎。

 

  「啊啊、真受不了啊!」四郎把刀插在砧板上,恶狠狠的逼近兄长,「你到底是天才还是智障啊?应届上庆应高中,还是足球队队长,碰到这种事却只会这样处理?」

 

  「说得太过分了啦,四郎,」三郎于心不忍出面缓颊,「他只是肩膀有点斜,爱吃又手残,喜欢偷煮消夜糟蹋食物这点比较不妙而已…」

 

  「我都有好好吃完啊!」

 

  「笑声很吵。」

 

  「大哥!」

 

  「笑得很夸张而且会喷口水。」

 

  「呜啊、那不根本是初老症状了吗?噗哧。」

 

  「你们!!Q3Q」

 

  「但是这个德性的你,还是有人一直崇拜着喔。」四郎亮出手机,「你自己看吧。」

 

  二郎安静几秒,终于决定,「我要出去找五郎。」

 

  「记得带钱包。」

 

  「不要按门铃。」

 

  「路上小心~」

 

  二郎满载着大家的关爱(?)出门去了。

 

 

  他在邻近的小公园看见坐在秋千发呆的五郎。

  惊喜之余,本想大喊弟弟的名字,又怕他一溜烟跑得更远,二郎选择慢慢走过去,到很近了才出声叫人。

 

  五郎明显震了一下,倒是没有跑走的打算,只是把头低得更低。

  而为了看到弟弟的表情,二郎走到他面前蹲下。

  孩子没把头别开,但就着微弱的路灯和月光,仍可看出脸上未干的泪痕。二郎原本想替他抹掉,思量下还是只把手放到对方膝上。

  他从来就见不得五郎难过,语气也放得更软了。

 

  「可以告诉我,你在生气什么吗?」

 

  五郎摇摇头,不回话。

 

  「…对不起啊,」二郎搔搔头,「你这么大了,又是男孩子,不喜欢再那样玩对吗?」

 

  「…我又没说我不喜欢。」孩子声如蚊蚋。

 

  「…嗯?」

 

  「因为…我很怕啊,」孩子抬头,噙着泪水却勇敢看向对方。

  「你会更忙、会有社团会要打工…也会交女朋友吧?她会用掉你剩下的所有时间吧?」

 

  每个顿句二郎都以为弟弟会开始大哭,但是没有,五郎艰难地把话说完。

 

  「突然就看不到你太痛苦了,但如果是渐渐的,或许我会慢慢习惯吧…可是、」五郎吸着鼻子,「…可是果然还是好痛苦。」

 

  「…五郎,」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五郎。」

  压下孩子乱挥的手,另一手扶回他又开始想要闪躲的视线,等孩子愿意好好看着自己了,二郎弯起笑,「我答应你,就算不能每天回来吃晚饭,但早饭一定会出现在餐桌上,好吗?」

 

  孩子瞠着眼,歪头不解。

 

  「我怎么可能不管你?我走了谁来照顾你的功课?」二郎笑着搓揉五郎头发,「是你不准我去做别人的家教,那我唯一的学生要是被退学了怎么办?老师心灵也会受伤啊。」

 

  「我才没有那么笨!」

 

  「对对、五郎最聪明了,那你怎么会觉得我要丢下你呢?」

 

  孩子又不说话了,二郎叹口气、有点无奈的。

 

  「还不开心吗?」

 

  「…晚安也要。」

 

  「什么?」

 

  「…晚安也要每天说,还有不能把我赶离你房间,我要睡你的床就是要睡。」

 

  「好好好、那如果你真的睡了怎么办?还要说晚安吗?」

 

  「你就这样,」五郎飞快的碰了一下二郎的嘴,「我就会醒了。」

 

  「…你从哪边学来这个的?」

 

  「会讨厌吗?」

 

  「不会、呃不对…」

 

  五郎往前倾,整个人溜坐到二郎腿上,谨慎的把嘴对上。

  这次持续了五秒左右,「…这样呢?」

 

  「你到底是从哪边学这些…」

 

  「我要这样的Night-night kiss.」五郎舔舔嘴,「每天都要。」

 

  没察觉弟弟眼中闪过的狡狯光芒,二郎慌乱之下只能听命。

  「…好、那现在我们回家吗?」

 

  「嗯!」

 

 

  其实不多久二郎就后悔了。

  每次晚归回房间变成一种折磨。

 

  说也奇怪,二郎也有去话剧社插花过、演过睡美人的剧目,当时的公主可是校花级美女,但带给他的心脏冲击都没有五郎来得大。

 

  「…你回来啦?」

 

  察觉到动静悠悠转醒的五郎,眼睛还闭着呢,手就抬起来要捞人,「别乱动喔,来、」二郎俯身要给弟弟一吻却被偏头躲开,「喂喂喂~又怎么啦?」

 

  五郎咚一声倒回床上,欸嘿嘿嘿得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二郎看到自己的的T恤变成弟弟的睡衣,领口大开到整个上半身呼之欲出,五郎还要半瞇着眼奶着嗓子说,「我要等你洗好一起睡。」

 

  二郎吞一口水,终于知道什么叫在劫难逃。

 

END

 

 

边听着这首好好睡的歌边生成的脑洞

本来设定是二郎升大学,五郎升高二

但这样就太容易擦枪走火了!!乱X的话我是在雷自己啊!(痛哭

 

那么、谢谢收看XD

下方是歌词~

 

苏打绿/你喔

词曲:青峰

 

夜已深 梦乡都掉进了天堂

你的脸 悄悄埋进了棉花糖

红耳朵 善良跟着发烫

你的心 全世界最美

 

你喔 你喔 我的宝贝

你喔 你喔 天真无邪

你喔 你喔 有点腼腆

你喔 你喔 

 

夜已深 梦乡都掉进了天堂

你的脸 悄悄埋进了棉花糖

红耳朵 善良跟着发烫

你的心 全世界最美

 

你喔 你喔 我的宝贝

你喔 你喔 快盖上被

你喔 你喔 乖乖入睡

你喔 你喔 

 

你喔 你喔 我的宝贝

你喔 你喔 不能欺骗

你喔 你喔 你最纯粹

你喔 你喔 

 
评论
热度(12)
© 魯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