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彻同人/鬼白】迟到千年

* 配对:鬼灯*白泽
* 超清水,好久没吃这么淡←反省啊
* 很多假设,别太认真XD"
* 涉及漫画117话剧情

 





  只能看那孩子苟延残喘。

  药效发得很快,孩子喝下片刻就撑不住身体倒卧下来。
  而即使看不见人们殷切眼神,还是能听到那些交头接耳吧?他会否好奇这些人怎么还不来收尸?啊不、他可能被告知祭品就是要放着任其腐烂,毕竟是要献给天神的啊。

  但什么神会需要他子民的血肉来祭奠?
  美其名曰祈雨、只不过是场安慰活人的庆典。


  …这样的事要到何时才会停止?
  甚至没人为这无辜生命表示悲伤。


  死亡带走生命的动作迟缓得像种凌迟,视觉为先,听觉最后。困在躯壳里还被逼着听见周遭动静,那是生于天地的白泽无法想象的无助。
  那些人要知道这孩子死前如此孤寂,还会要求他赴死吗?


  孩子视线已失焦还不肯阖上,白泽到他身边蹲下,几乎能看出血色自脸上丝缕褪去。他过去将孩子圈紧,小小身体甚至躺不满怀,便再将尾巴覆上权作棉被。

  白泽不禁自嘲,还笑人呢,自己这样也叫做乡愿。
  他对孩子说,「你没错,他们也是,别怪任何人。」


  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人重生,但对现世过多干涉有害无益。业障因果是轮回也洗不掉的,今世未完来世仍得继续,现在插手只是徒增步骤。

  那不如不要作人好了。


  「当人毕竟脱不了轮回,神也不轻松,规矩一大堆…要我说,你作鬼最好。」


  对着死人说话,白泽其实真的自得其乐,多少年不都这么过了?


  「地狱可是天地外的另一片好地方…虽然现在还开发中,在我看来那里最自由。你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就好,讨厌的人直接打扁…不过还是要打得赢才行啦,哪、是不是很棒?」


  孩子似乎听见听懂,早已失焦的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作好选择了吗?那么、仍愿你不忘曾身为人,」
  白泽哂笑,在孩子额上轻点,「你不用记得我,但有机会的话,让我看看你混得怎么样啊。」


  孩子松开眉头,模样像是睡去而已。
  在鬼火进入身体之际,神兽已不知所踪。

  孩子睁眼,那已经是双可以在黑暗中清楚辨识道路的鬼眼,而他额前接受瑞兽祝福那处,不偏不倚长出代表恶鬼的角。

  算是白泽很故意的恶作剧。







  那之后,千年过去。
  地狱渐渐井然有序,新任辅佐官大刀阔斧多项改革,商业活动方兴日盛,其中风俗业更有一日千里之势。

  然而某位闻风而来的神兽却连连吃鳖。


  「我讨厌花心的人,还是鬼灯大人合我胃口。」
  「我是鬼灯派的。」
  「我喜欢认真的人,像鬼灯大人那样的。」
  「鬼灯大人肯定不会成天泡在女人堆里…」


  白泽现在的表情几乎可以叫作咬牙切齿。
  他很少生气,活那么久什么性子也早磨光,但脾气好不见得没脾气,从前虽然也不是不会被拒绝,但一连四起,不管这个叫鬼灯的是有心还是无意,不管多少人说过他们其实很像──讲到这更让人来气了,他哪有半点像那个面瘫──


  …嗯?
  定定神,努力回想他们寥寥几次的碰头,那张随时都像在不爽的脸怎么似曾相识…啊、有听说这家伙本来是人,之后才成为鬼…


  白泽还维持拄着头的动作,但阴惨多日的表情突然一扫阴霾,只差没大笑出声。


  ──啧、现在才来啊,让我等那么久。
  看他那个样子八成也把自己忘了,不过这厮倒是混得还不错,能当上阎魔大王的辅佐官哪…说起来、再过几天就是纪念典礼,不送点礼也说不过去呢。


  白泽伸伸懒腰,边把玩着耳边坠饰边盘算,怎样的大礼可以让辅佐官大人印象深刻。



END

 


 
评论
热度(2)
© 魯白|Powered by LOFTER